残月夜,短松岗;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! 有月亮的晚上,一切都静悄悄的,了无声息。 我独坐在高速公路旁的坡堤上,看着一辆接一辆的长途夜行车奔驰在寂寞的路程………夜风一阵阵吹拂着我干涩的眼睛~! 我有一个强烈的感觉,我会被辗成碎裂的骨浆与血肉的混合体,然后永远的模糊在那种残缺的记忆里。 这是一份生命缺色的感觉!于我。 那一年我15岁,初三没有读完就去建筑工地打工了,我人小个子小,也没有什么技术,就是给有经验的“师傅”们拌拌沙浆,然后把一桶接一桶沙灰装好送过去,然后在砌墙时,把砖头一堆又一堆的抱过去,当然,下地基石脚时的大石头我是搬不动的,于是只好傻傻的等着送点水,讨几声不怀恶意的骂,大家都是打工的,“师傅”们也一样,只不过他们挣得钱更多的多,老板也就是包工头则不同了,心好狠,我有一次拌沙浆用多了点水泥,便挨了整整一顿饭不让吃得惩罚!就是那天下午,我哭了,不是为了饿,而是伤心,为许多的事伤心,我为什么不好好读书?家里为什么不再多些钱,为什么社会会这样…… 时光流逝中,我在磨砺中成长着。就在那憧大楼盖到三分之二的时候,我已经学会了许多东西,比如我可以不再拌沙浆“出错”了。我的手掌变得很粗砺,老茧脱了又长,长了又脱,身上的衣服随时都是脏乎乎的,但我相信我的灵魂绝不肮脏,因为我总在包工头不在的时候偷往沙浆里多放一点水泥,我期待这座楼不要轻易的倒掉…… 那时,年关将近了,工地上的人一个个都走了,那一天包工头白来到我们住的工棚里,放下一袋子大米,对我说:“小顾,你没成家,也不用回去过春节了,就在这儿帮我看守工地,等工程完结时,我多给你一千块钱。” 就这样,我留下了,独自一个人过春节,因为我真得想要钱,想要重新回去读书。 在离城很远的郊区,我一个人独自在工棚内每天煮点饭,然后放点盐巴,泡水吃了。没有一点菜,因为我身上一分钱也没有。 大年三十那天,夜黑了下来,山风乎乎的刮起,远处城市中爆竹声时时敲打着我的心房,我不停的幻想着那城里面有家的孩子们正欢声笑语的放着鞭炮,然后家里有丰盛的晚餐,上面有哪种黄灿灿的油香飘浮的鸡鸭鱼肉,还有许多许多好吃得菜……

金沙贵宾会app下载,免费订阅精彩鬼故事,微信号:guidayecom